11 May 2006

25.03.06 星 期 六:怒


今 早 上 司 (Head of Department) 把 我 叫 进 她 的 办 公 室 ,莫 名 奇 妙 的 把 我 训 了 一 顿 。 然 后 才 给 我 机 会 问 她 到 底 我 作 了 什 么 事 情 让 她 要 这 么 对 我。 她 告 诉 我 说 我 不 应 该 在 年 轻 的 同 事 中 成 为 他 们 的「 坏 榜 样」。 坏 榜 样? 我 一 头 雾 水 的 继 续 问 她 我 如 何 成 为 他 们 的 坏 榜 样 了?! 她 说 我 不 应 该 告 诉 他 们 如 果 要 在 学 院 平 平 安 安 的 教 书, 就 只 要 作 好 本 分 就 可 以 了, 其 他 的 事 情 可 以 不 用 理 等 等。。 还 说 这 件 事 已 经 传 到 上 层, 会 影 响 我 的 前 途 等 等。。

我 当 时 不 断 的 在 反 复 回 想, 到 底 我 在 什 么 时 候 向 他 们 说 了 这 些 话。 想 来 想 去 都 记 不 起 我 几 时 有 说 过 这 样「消 极」 的 话 来「 劝 告」 年 轻 的 同 事 们。 我 就 继 续 的 问 她, 也 同 时 向 她 作 出 澄 清 说 我 没 有 也 不 会 这 样 的「 劝 告」 来 到 我 面 前 寻 求 帮 助 的 任 何 一 位 同 事, 甚 或 是 学 生 们 的。 她 说 她 也 明 白 我 的 为 人 及 我 在 同 事 间 和 学 生 们 中 的「reputation」 和「 评 语」 到 目 前 为 此 都 很 高 也 没 有 问 题。 但 是 她 说 或 许 在 言 谈 中 我 不 小 心 说 了 一 些 不 该 说 的 话( 消 极 的 话) 而 间 接 的 影 响 到 他 人 的 士 气 和 决 定 云 云。。( 后 她 提 了 一 些 人 的 名 字 与 我 求 证) 并 说 了 一 句 话: 言 者 无 意, 听 者 有 心。。

我 告 诉 她 既 然 你 知 道 我 的 为 人, 或 许 下 一 次 在 你 责 怪 我 之 前, 好 不 好 先 和 我 求 证, 给 我 机 会 为 自 己 辩 护。 而 且, 就 算 我 有 说 过 这 样 的 话, 在 当 时 也 只 是 以 事 论 事, 说 出 心 中 的 真 心 话 吧 了, 完 全 没 带 有 任 何 的「心 机」 和「 消 极」 的 心 态。 我 问 她 难 道 在 学 院 这 象 牙 塔 里, 说 话 也 要 小 心 翼 翼 的 修 饰, 尽 量 不 要 得 罪 人, 带 着 面 具 作「朋 友」 吗? 她 还 是 回 了 那 一 句:「CK,你 太 单 纯 了。言 者 无 意, 听 者 有 心。」

是 的, 言 者 无 意、 听 者 有 心。。。 带 着 一 种 被「诬 告」 的 心 情, 我 离 开 她 的 办 公 室。 心 想 到 底 是 那 位 同 事 为 了 保 护 自 己 而 把 我 「搬 上 台」。 内 心 很 沉 重, 背 后 给 人( 还 是 朋 友 呢?)插 一 刀 的 感 受 并 不 这 么 好 受。。 很 生 气, 真 想 找 他 来 好 好 的 了 解 了 解 一 下!教 书 九 年 了, 这 还 是 第 一 次 给 她 训 话。

那 一 天 不 断 的 在 思 考 这 件 事。 我 在 这 件 事 情 上 没 有 错, 我 对 自 己 说: 问 心 无 愧。 但 「言 者 无 意, 听 者 有 心」、 或 许 就 像 圣 经 箴 言 十 章 19 节 所 说:「 多 言 多 语 难 免 有 过 失; 约 束 自 己 嘴 唇 的, 是 明 慧 人。」 秀 莉 说 以 后 就 沉 默 是 金 咯! 我 想 我 还 是 会 说 当 说 的 话, 说 真 心 话, 因 为 箴 言 也 说:「 吐 露 真 情 的, 彰 显 公 义, 作 假 见 证 的 却 是 诡 诈。 说 实 话 的 嘴 唇 永 远 坚 立。」( 十 一 章 17 & 19)


晚 祷 的 时 候, 心 中 那 鼓 怒 气 还 是 没 办 法 消 除。。 神 啊, 帮 我 原 谅 他/ 她 吧! 神 说:「生 气 却 不 要 犯 罪, 不 可 含 怒 到 日 落。」( 以 弗 所 书 四 章 26 节) 是 的,主, 我 愿 意。。

2 comments:

huaizuiba said...

我敦厚樂觀的副組長都會被人說'誤人子弟',這世上果然什么古怪的觀念和看法都有,加油!給他們多點思考的空間吧...

ck said...

哈!多谢组长鼓励!有空要常来坐坐哦!小弟还想带组长去吃好棒的 Soup Tulang!!